Chinese Dragon

The China Desk


home | the strait scoop | by others | links | downloads



The Privatization of Media Censorship 當媒體遇上民營「東廠」
Chang Cho-ching 張作錦
United Daily News 聯合報
April 04, 2004

民主是世界潮流,又有好名聲,幾乎所有的國家都會弄一部憲法,又搞選舉,表示自己實行了民主。

但就政治人物而言,民主政治對權力約束太多,使主政的人不能為所欲為。最好是民主其外,專制其內,這樣就裡子面子都有了。

要達到這樣的目標,先要做兩件事:其一,癱瘓國會;其次,削弱媒體。在台灣,國會對行政部門已甚少制衡力量,不足為患;至於媒體,識時務者早已選邊表態,享受了政治利益以及貸款、資助和置入性行銷的經濟利益,剩下那些「頑固分子」,還堅守什麼「第四權」的「社會責任」,混淆視聽,礙手礙腳,當然要清算、箝制、甚至消滅。

整治這類媒體,國民黨政府時代曾制訂出版法,可以封報館的門,還可以將其負責人像雷震那樣關上十年八年。這樣做固然直接有效,但太過招搖,弄得國內譁然,國際譴責,有點划不來。現在的人聰明了,自己不必動手,指使社會上所謂監督媒體的機構或個人,代為行刑,串連或脅迫廣告主,以不屈從就抽廣告的手段,要把媒體斷其手足,打成重殘。從前的「東廠」是官方機構,冤有頭債有主,責任還有個歸屬;現在媒體的「東廠」開放民營了,官辦民營了,受害人就沒地方申訴。君不見,有些人愈喊「民主」,專權手段就愈有「進步」呢!

自稱代閱聽人監督媒體的人,開鍘的第一個案例有點不倫不類,它指責電視公司報導選舉開票時灌水,對選舉後的抗議活動也播報得太多。開票灌水當然不對,但開票數字以中選會為準,灌水也不會影響選舉的結果,它只是瑕疵,不是什麼大罪惡。至於群眾抗議的畫面應該有多少,那就要看群眾的規模以及抗議的內容和意義而定。電視公司的人如果判斷失準,觀眾自會轉台,「市場法則」本身就有矯正的效能。

今天社會上所謂監督媒體的人,固然不乏具有使命感的正直之士,但更多的是「政治任命」的人,他們從官方獲得資源,獲得職位,獲得頤指氣使的「權力」,有什麼資格向拒絕隨政治一起腐化的媒體丟第一塊石頭?

一個缺少國會和媒體制衡的政府會放縱、墮落到什麼樣子,歷史上有一大堆先例。以台灣而言,今後兩岸情勢會怎樣發展,經濟前景會如何演化,治安會轉好還是會變得更壞,這些都是人民的切身利害,大家放心交給一個「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」的政府,而不要媒體給些許忠告?

這些年來,台灣媒體的表現,有其不足之處,應該檢討,應該改進;但是與政治人物胡來亂整,以國脈民命當兒戲來比較,其程度是不能相提並論的。媒體最多只弄髒了幾塊麵包,政客卻是污染了整個食糧倉庫。真正關心國家、社會的人,能見樹不見林嗎?

「東廠」人士若謂只關注媒體,不願深入、全面談問題,那就請睜開眼睛看看,多少報紙和電視自稱民營,自詡公正,卻早已成為御用媒體,成為官方的宣傳工具和對付不同意見者的打手,他們對民主政治戕害之深重,較諸開票灌水如何?卻從未見「東廠」人士置一詞。「愛台灣」是這樣愛的嗎?

已經有民意代表看不慣「東廠」的行徑,發起「反抵制」運動,凡是蠻橫亂抽媒體廣告的廠商,將發動民眾拒買其產品。這項運動應該得到社會大眾的支持,因為言論自由絕不只與媒體有關,媒體力量削弱了,政府就會獨裁,全民都將嚴重受害。

當然,「抗暴」的關鍵還在媒體自身要有骨氣,站得起來。其實,這些人並不孤單,明理的閱聽人會做他們的後盾。再說,一個敢於清洗媒體的政權,自身必搖搖欲墜,若擇惡固執下去,就不可能存活太久。



http://thechinadesk.tripod.com